奥齐理论、Z理论

项目资源管理——建设团队

威廉·大内(William Ouchi )Z理论,也称奥齐理论:

威廉·大内从与美日企业界人士广泛的交往中得到有益的启发,在深入调查两国的企业管理现状的基础上,参照传统的X理论和Y理论,以日本企业文化为参 照系,写下了《Z理论——美国企业界怎样迎接日本的挑战》一书,将日本的企业文化管理加以归纳。本书写作的原意是“如何把对于日本企业管理的理解运用到美 国环境的实践中”,试图回答“日本的企业管理方法能否在美国获得成功”这个美国人十分关心的问题。

在该书中,威廉·大内首先提出美国为什么要向日本学 习的问题。他认为日本企业成功的秘诀是日本的企业组织和文化,这种企业文化的核心是重视人的因素。Z理论强调管理中的文化特性,美国企业应当研究日本的企 业文化并从中学习,这种文化主要由信任、微妙性和亲密性所组成,它们对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很重要。根据这种理论,管理者要对员工表示信任,而信任可以激励员 工以真诚的态度对待企业、对待同事,为企业而忠心耿耿地工作,可以使企业内的部门作出牺牲以顾全企业整体的利益,关心企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。大内认为,人 与人之间的关系既复杂又微妙,微妙性是指企业对员工的不同个性的了解,以便根据各自的个性和特长组成最佳搭档或团队,增强劳动率。强迫命 令不会有微妙性,微妙性一旦丧失,劳动生产率就会下降。有了微妙性,才能降低成本,提高经济效益。而亲密性强调个人感情的作用,其会使信任和微妙性得到发 展,人们相互关心,在员工之间建立一种亲密和谐的伙伴关系,为企业的目标而共同努力。日本企业的成功,充分证明了亲密的个人感情在工作中的地位及重要性。 社会的亲密性一旦瓦解,人们就会失去对企业组织、对社会的信任,就会产生恶性循环,最终导致劳动生产率水平的降低。大内指出,日本企业内的种种“会”、 “小组”、“俱乐部”对于增进亲密性都是大有帮助的。因此,大内在他的著作中生动地概括出日本企业文化与企业经营的关系:

“日本企业的基本管理方法是如此微妙、

含蓄和内在,以致局外人往往认为它是不存在的。……它的实质与西方企业的管理方法迥然不同。”威廉·大内-美、日企业的比较

大内声称美国的企业要向日本的企业学习,这就需要对日本管理方式的那些复杂性和微妙性作更仔细的考查,对日本企业的基本性质进行调查,并借此形成一个与西方企业作比较的指南。

Z理论主张以坦白、开放、沟通作为基本原则来实行“民主管理”。而在当时的美国企业里,一般来说,科长、经理等企业的管理者都一致认为,他 们应该自己当 担起决策的责任。大多数机构实行一种“局部关系”,即雇主和雇员之间有一种默契,他们之间的关系仅涉及与完成特定任务直接有关的那些活动,另外的其他的关 系就很少。而且工厂很多都是用对个人施行物质刺激的方法,如计件制以至与增加工资有密切关系的工作鉴定制度。美国的企业中有时即使企业的效益不好,也有可 能增加员工的工资。大内把这种由领导者个人决策、员工处于被动服从地位的企业称为A型组织,他认为,当时研究的大部分美国机构都是A型组织。

大内称日本的管理方式为J型组织。

日本企业最重要的特点是终身雇佣制, 这是很多日本员工的奋斗目标。它不仅仅是一个单独的政策, 而且还把日本人多方面的生活和工作结合在一起。在日本的劳动大军中大约有35%能在大企业和政府部门中享受终身雇佣制。在日本,当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溶合 成为一个整体时,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密切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通过多种纽带相互联系,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非常高,它们大多数以企业为 家,同事关系相处得非常融洽,当企业的效益不好时,就不用发放红利。日本企业的组织也是极其复杂的,他们的评价与晋级方式与美国企业有很大的不同,员工在 进入组织后,很长一段 时间他们的待遇都是相同的,只有过了很久后才会显示出差别。这种非常缓慢的过程促进了人们以非常坦率的态度对待合作,工作表现和评价。日本企业对职工在业 务方面的培养也是非常独特的。这与美国的培养方式有很大的区别。员工在开始他们的正式的工作之前,会在多个岗位上熟悉业务,以便让他对以后所作的事情,对 公司的业务有整体的了解。例如一个大学毕业生进入银行工作,他开始时担任见习管理的职务,然而他被派到一个分支机构中去学习银行业务,后又被调回总行学习 商业银行的大宗业务,又调到另一个分支机构。 这样几次之后,才可能回到他的工作岗位。这样员工就会具有多方面的才能,可以称得上工作上的专家了。日本的企业采取集体决策过程,每个有关人员都要参加。 而且重要的不是决定本身,而是人们对决定负责和了解到什么程度。管理过程他们要运用统计报表、数字信息等清晰 鲜明的控制手段,又注重对人的经验和潜能进行细致而积极的启发诱导。人们树立牢固的整体观念,员工之间平等相待,每个人对事物均可作出判断,并能独立工 作,以自我指挥代替等级指挥。